你现在的位置:
网站首页 > 学校服务

长鹿农庄游记
来源:本站 作者:管理员 发表时间:2017-11-18 02:35:07 点击次数:

长鹿农庄一日游 

张燕君     


     太阳像一团火球,象征着青春的朝气;太阳像一轮喷射出烈火的机器,喷薄出青春的热情。

     天气,很好,很晴朗。心情,很棒,很激动。怀着无限的热情与幻想,开始了长鹿农庄一日游,开始了我的激情冒险游戏。

     惊恐刺激“海盗船”。我们走上了甲板,以为上了海盗船,来一回完美华丽的自拍秀,却没想到上了贼船,船上居然暗藏“神秘隧道”。没错,这是鬼屋,一间伸手不见五指,一间冲满尖叫声,一间冲满诡异气息的屋子。走在一条条狭窄的通路中,两旁到处都是骷髅,白白的,很阴森。耳朵不断被回旋的恐怖声充斥着,心渐渐地颤抖起来,周围不断传来铁索敲击铁门的声音,脸不断被一根根发丝纠缠住,空气中充斥着一股尸体般的恶臭味,令人作呕。在这阴森恐怖的黑暗里,我感觉自己已经快要晕倒了。周围又不断传来一声声尖锐的惊叫声,给这鬼屋添上了一层幽暗恐怖的黑影,不断地加剧我害怕的心里。光明在这时就像是救世主,向我张开了双臂,迎接着脸色惨白的我回归地球。

     走在尖叫乐园的小路上,接连不断地传来“海豚音”,犹如被推向深渊的惊恐声,又参合着一丝丝的兴奋和刺激。当然,具有冒险精神的我,很快知道这声音的来源了。接着,我带着我的partner来到这标有五颗星,刺激难度高的龙风过山车下排起了“大长龙”。

     伴着“前辈们”惊心动魄的喊叫声和苍白的脸色,我开始发抖,害怕与逃避的萌芽渐渐的在我心中长成参天大树,要不是回望长久等候了一小时的队,可能早已“逃之夭夭”了。

     坐上飞车的那一瞬间,我仿佛失去了灵魂,两眼无光地盯着前方回环曲折的轨道呆住了。耳畔响起机器启动的声响,将我拉回了现实。那一刻,心中的恐惧感将我拉进了无底的深渊,。车子开始缓慢地向上行驶,整个人向后翻到过来,血液全部冲向头部,让我无法呼吸。很快,车达到了最高点,车开始疯狂地问下冲,车速快到无法估计,感觉整个人都在往下坠落,像是跳伞员失去了唯一可以令其呼吸的降落伞。到达了终点,下了飞车后,发现自己的腿还在不断地颤抖着,可心里却很高兴,因为我挑战了自己,战胜了自我。

     在这次游玩中,我放开了自己,面对了自己,勇敢了自己,学会了将勇气释放。

长鹿动物城

 彭文华

     虽然现在是秋季,但经过两个多小时的车程顺利到达长鹿农庄下车,热气扑面而来,在一辆辆靠边的大巴车和成群的小朋友们形成的夹缝中走着,太阳照射右边脸颊,生疼。天气晴朗,天空没有一片云,整个世界亮堂堂,每一种物质的色彩更加浓重而鲜明,像刚刷过漆。原来长鹿农庄又是游乐场,闹得和天气一样。

      从小学始校外实践活动一直是游乐场,几步一项机动游戏,呐喊声、谈笑、喧闹不绝于耳,冗长的队伍和接受几分钟刺激的游戏使我急切想逃离这个过分不安静的游乐场,所幸有志同道合的人,我们躲进童话动物王国,暂时摆脱非现实的外面。

      最先映入眼帘的是猴子,它们倒挂在树枝上,翻转跳跃,时而瞟一眼游客,然后灵活地转身一蹦窜进树叶里。怎么说猴子和我们也挺亲近的,看到这群朋友就像与多年失散的老友重逢,欣喜油然而生,刚刚体验过的“空中飞人”让我心惊胆战,在与他们相遇后舒缓不少,来对地方了,朋友和我满怀兴致地继续前行。

      我们来到“狼羊之家”,从小就听惯的狼吃羊的故事在这里没有上演,莫非眼 前的两头相视而立的羊和懒洋洋地趴在一堵棕色高墙上的狼不是生命的存在而是人工雕像?为什么丝毫没有争斗的迹象?透过玻璃窗盯着它们竟是一动也不动,我凝视了足足十多秒,终于一只羊扭了一下头,而后又归于静止状态,我们才发现它们是活物。狼就像夏日的家狗,你无法由它们联想到对满月嗷叫的野性残暴之躯,重要的是狼和羊毫无敌对,他们和平共处在这个安静的地方,时间失去了原本的意义,七彩的童话故事也被这幅画面冲洗褪色。我想,这是一个浓缩的动物城吧!无种族、强弱之分的,每个动物都能成为好友的疯狂小城。

      动物城和外界简直有天壤之别,如果要感受躁动和沉静,这是两个绝佳的对比点。我看到,羽毛鲜红的丹顶鹤停驻在沙土之上,树木环绕,小溪轻流,一层薄雾盈盈浮着,它们仿佛“遗世独立,羽化而登仙”,互相低头窃窃私语,生怕打破了宁静,如一群沉思的智者:我看到,身披灰甲的小蜥蜴藏匿于岩块之间,只能根据它呼吸部位的浮动判断它是活体,不过是修生养息,它仿佛归隐田园的陶渊明,自得其乐,安然悠闲;我看到,高贵冷艳的长颈鹿缓缓踱步,在属于自己的领地视察,对于游客递来的红萝卜文雅地接过,它的黑眸子像紫红色的玛瑙,深邃迷人……生活这个小城的居民们各具特色,尽管外头再喧嚣,它们也保持自己的生活节奏,沉稳淡定,假如主宰现实世界的不是人类而是它们,那么应该不存在抢夺剥削,战火硝烟了吧?

      我放轻脚步,生怕吵着他们。

      然后又回到机动游乐场,就像调节了音量的旋钮,向右拧到最大音。

      世界,又沸腾了。


下一条信息:吃瓜果的人